新闻中心
      联系我们
      一个人在倾情倾诉她过往的经历的感受

       
        今天下午偶然在手机上看到喇嘛哥的一篇文章:《沉默,是另一种心酸的成熟》,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内容,有一句话立刻就吸引了我,他说他很喜欢三毛,在他非常孤独和寂寞的时候,他读了三毛。
        
        我重新开始读书和写文章以后,买的第一套书就是《三毛全集》,四月份买的,我全身心的看了《万水千山走遍》《我的宝贝》和《滚滚红尘》以外的八本。看书的过程中我不知道哭了多少次,很多精彩的文章里面我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批注。我非常喜欢她的语言,有些篇目我反复读了好几遍,还是觉得喜欢,是那种无障碍无距离的喜欢。我觉得她根本不是在写文章,她只是在说话而已,我不仅在她的文章里读懂了她、读懂了她所处的那个时代,我还从里面读到了我自己。她的书我家里有两本,办公室里有九本,哪天心里想了,随手就拿出来读几篇,我怀念她在台湾和欧洲各地的生活,看了她的文章,我感觉好像我也去了一样。
        
        她的书算不上是文学名著,没有顶着金灿灿的光环,可是我喜欢,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她,也许她知道有一大批执着的喜欢她的人在听她,也许她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,她就用笔在纸上说,不停地说,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。倾诉,有时候也会上瘾的。
        
        刚开始读《雨季不再来》的时候,我很好奇她上小学和中学的那个时代和台湾,我没赶上那个时代,也不了解那个时代的台湾,但是她的喜怒哀乐我是知道的,她的感受仿佛和我的感受一样,她写的虽然是她自己,可是她的文章里我读出很多很多人的共性的东西。她只是说了她心里真实的话,我喜欢听真话,即便是笨拙、简单、不够生动我也喜欢听,假话我听到的太多了。世上人这么多,有几个人会把心里话毫无遮拦的说给你听?而且是一直在说,直到她离开这个她深爱的世界,三毛就是这样一直用真心和真情说话的人,史铁生也是一个,写《花田半亩》的田维是一个,当然还有,我非常喜欢他们说话的方式。
        
        如果不是什么特殊的情况,大家都开诚布公地说真话该多好,我觉得每个人都是想听真话的,至少我是,可是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,假话是满天飞的,有不想说硬凑出来的,有故意说假话的,有借着假话往下说的,我不喜欢。因为有话就说,没话可以不说呀。有些人还故作聪明,以为自己说了假话别人听不出来,真是有意思。
        
        当然说假话不一定都是别有用心,有些是身不由己或者是万般无奈。三毛也是说过假话的,文章里也应该有,但是总体来讲我感觉还是真话多。有一些人批判三毛批判的很厉害,我不关心这个,我只是喜欢看她写的书,喜欢听她在她的书里倾情说话。
        
        每个人的成长经历都是有故事的,我们的经历也一样是,虽然大多数人不能像三毛一样很出名,但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不容易的,包括那些一生都很平庸的人,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生命存在,每一个生命从生到死的过程都可以写一本书或很多本书的,就像这世上有很多树和草,很多鸟和鱼,每一条生命都不容易,都值得珍视和敬畏,都值得去研究和爱,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有权利活得很好,可是事实上不是。
        
        有一些生命是被漠视和被忽略了。尤其是那些弱者,尤其是孩子和老人。
        
        外面整天喊以人为本,到处都在喊,可是到底哪些地方、哪些人真正做到了以人为本?每个人身边都有很多人,我们认识到了并做到了以人为本了吗?我们了解我们自己、并实事求是的爱和尊重我们自己了吗?我们把自己真正当人看了吗?我们是否真的精心下来仔细问过自己:我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,付出我应该付出的,得到我应该得到的。让自己心安理得,心情愉快?
        
        每一个生命都是美丽的、科学的、复杂的、也是神圣的,我们究竟该怎样经营我们的生命,让这短暂的一生活得有尊严、有价值、有幸福感、有责任感呢?就好比我们的生命是一块土地,我们该如何耕耘它,让它在存在的时间范围内以最美丽的状态出现呢?大家都说没有比人更复杂、深不可测的动物了,其实动物界也是复杂的,但我认可人最复杂这个观点,因为人会思考,古往今来形形色色的人以各种各样的面孔和心地出现,古往今来那么多先贤大师研究人,探索人性发展的路程和方向,至今也没有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一个具有普遍性的被公众认可的结果。高贵与卑微依然存在,高尚与卑鄙依然共存,文明和愚昧的差距依然很大,悲欢离合的大戏每天依然在上演,欺世盗名、道貌岸然依然大行其道,和正义和公理分庭抗礼。我信网上的一句话:人类社会是在不停地发展,就像剧场里每天都在演出各个朝代的贵族与平民的故事,衣服确实在不停地换,可是剧情本身并没有什么大变化。依旧是万世轮回的阴晴圆缺,和反反复复的悲欢离合。
        
        唐太宗说:“以史为镜,可知兴替,以铜为镜,可正衣冠,以人为镜,可明得失。”兴替和衣冠我不说,我只说得失,书、电影、电视里边的人多得很,我们身边也从来不缺人,可是有多少人明了得失了呢?每个人都在犯错误,不停地在犯错误,从小到大,从大到老。有好多人犯错误犯的是一塌糊涂,可是为什么老改不了呢?
        
        每个人应该都希望自己越来越好的,可是如果明不了得失,这个目标是不容易达到的,我之所以这么问,是因为我就是一个这样的糊糊涂涂的人,虽然到了渐知天命之年,可是我觉得我还是迷迷糊糊的,可是我又不想一直这么迷糊下去。所以我看书,我听大师们讲课,我思考。我很希望搞清楚我自己和别人到底是咋回事,该如何选择一条正确的方向,然后把自己顺着那个正确的方向送到那个正确的地方去。可是如果不了解自己和他人,怎么执行这个想法儿呢?
        
        之所以看不清前面真实的情况是什么,要么是眼睛坏了,要么是眼睛被什么东西挡住了,要么是我们看到的东西被人做了手脚,如果我们不搞清楚,是不是会很难受?如果我们要搞清楚,是不是需要去学习和探索?
        
        ——心血来潮,胡言乱语,诸君见笑。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 


      本文网址:未知

      上一篇:没有了
      下一篇:充满希望的时候应该是幸福的
      服务四十八小时到位处理,终身负责维修并提供终身免费技术服务。
      企业:香港红鹰心水论坛 版权所有©福建省莆田蔬菜配送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