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      联系我们
      类似于这样的好文章实在是浩如烟海

       
        已经下了两天的雨,看样子还没有停的意思,我在屋里写字,听见外面稀稀落落的雨声,心里竟无一丁点儿的烦恼。虽然雨水已经渐凉,早上去上班的时候膝盖部位的裤子全部被雨打湿,可是它让我心里很安静。雾蒙蒙的一场细雨,天地间细细的洗刷了一遍一样,别有一番清新美色。中午出去吃饭我举着小伞步行去步行回的,踏着路上薄薄的亮亮的水,感受着微微的寒意,心里静默而安然,我知道有些不喜欢秋雨的人,可是老天爷要下,人力是无法阻止的,再者老天既然安排下雨,那就一定是有原因和有理由的,这雨从天上那么高的地方飘洒下来,也不知道它们怕不怕,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从多高的地方下来的,途中是不是看到了别样的风景。
        
        这几天我读书上瘾,原因是和刚开学的时候相比,学生上课格外用心听了,看到他们瞪着清澈如山泉一样的眼睛,我读书的感觉突然就来了,无论是读《小石潭记》、《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》,还是《给蒋经国先生的一封信》,我都能读到身心共鸣,那一时刻我感觉我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语文老师,我好像已经成了一个演员,我在专注而且十分动情的用我的声音、动作和表情,把孩子们带入一个个美妙到用语言根本无法形容的境界里去,我给他们演示古代人心无旁骛大声诵读经典文章的样子,孩子们听得非常投入,他们被我读的文章深深打动了,因为我在读书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他们用心听我读书的表情,没有比专心听书的孩子的表情更美的了,当一个人聚精会神进入忘我的状态的时候,即便是他什么都不做,那也是绝妙之美。
        
        上午我读到廖承志先生的《给蒋经国先生的一封信》,我发现廖先生非常会写文章,这封信写的情真意切,恨不得把一颗心掏出来给经国先生看:
        
        “经国吾弟:
        
        咫尺之隔,竟成海天之遥。南京匆匆一晤,瞬逾三十六载。幼时同袍,苏京把晤,往事历历在目。惟长年未通音问,此诚憾事。近闻政躬违和,深为悬念。人过七旬,多有病痛。至盼善自珍摄。”
        
        刚读了第一段,我就感觉兰麝之香满口,语句间抑扬顿挫富于音乐之节奏之至,那种儒雅、唯美、潇洒,那种情真意切,那种牵挂和惦念,那种友谊和岁月之沧桑感慨,实在是让人欲罢而不能。
        
        第三段结尾“愿弟慎思”,第四段结尾“望弟再思”,第五段结尾“望弟三思”,。
        
        文章结尾写到:“吾弟一生坎坷,决非命运安排,一切操之在己。千秋功罪,系于一念之间。当今国际风云变幻莫测,台湾上下众议纷纭。岁月不居,来日苦短,夜长梦多,时不我与。盼弟善为抉择,未雨绸缪。“寥廓海天,不归何待?”
        
        ‘’人到高年,愈加怀旧,如弟方便,余当束装就道,前往台北探望,并面聆诸长辈教益。“度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”。遥望南天,不禁神驰,书不尽言,诸希珍重,伫候复音。
        
        老夫人前请代为问安。方良、纬国及诸侄不一。
        
        顺祝
        
        近祺!”
        
        我读到文尾,感慨万千,几乎要落下泪来,廖先生这封信古文功底极其深厚,语言用的精妙,感情也表的真实,如果不是亲自以钦敬之心诵读之,实是不能尽知其中况味。
        
        我知道如果歌唱得好,会产生很强的感染力,文章写得好也会,好文章读出妙处来也一样,我不敢说我读这封信读得好,但是我读得绝对投入,读到忘情处我感觉我的身体在发抖,另者是这封信写得实在是好,建议朋友们在网上搜出这封信然后大声诵读若干遍,其中快乐,自可以尽知。
        类似于这样的好文章实在是浩如烟海
        学生因为被这封信感染,朗读兴趣非常高,六十七个孩子正襟危坐,齐声诵读,其声铿锵激越,真是令人振奋,我突然就想起孟子的话:“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三乐也。”我不管别人怎么说,我就喜欢和孩子在一起,他们能带给我巨大的快乐。
        
        晚上在电脑上看《边城》,我看得很慢,本可以看的很快的,可是这本书就是不能看快,看快了就没有味道了,就得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下看,边看边在脑子里浮现出书里描绘的画面,我非常喜欢从文先生在这部书里的叙述风格,像萧红的《呼兰河传》,像林海音女士的《城南旧事》,像史铁生的《我那遥远的清平湾》……先不用说情节,就他们的语言就足以让人陶醉,慢悠悠的诉说风格不知不觉就感染了我,让我不由自主就走进他们的故事、走进了故事产生的那个年代、走进了文中人物和作者的心。这种就是从语言方面呈现出来的功力的美实在是让人爱不释手、流连忘返而且无法忘怀,这就是经典文学作品的独特魅力,任何别的形式的美永远都无法代替。
        
        前几天我大声诵读《庄子》,昨天重新读了《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》,真像苏辙在《上疏密韩太尉书》引用孟子的那句话那样,孟子曰:我善养吾浩然之气!读这样的文章心里真是感觉有一股正气和豪气从丹田冉冉升起,使我心潮澎湃,感觉胸中浩气若大海之水,汪洋恣肆,实为快哉!
        
        中国自古至今,可如今能真正喜欢看书的有多少?真正喜欢放声诵读经典文章的人更是少之又少,我当然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读书、喜欢放声诵读,不过,这也仅仅是我的希望罢了。
        
        钱的作用正在越来越重要,大家都冲钱去了,大量的好书要么被束之高阁,要么弃之如草芥,绝大多数人觉得钱比书可爱多了,书是可有可无的,而钱是一定不可以缺少的。我喜欢钱,也需要钱,但是我还需要书,这两者之间,其实并不矛盾。
        
        我平时闲的时候我就爱瞎想,这个毛病很早就养成了,当我工作或看书累了的时候我要么听书,要么就瞎想:庄子和孟子文章写得那么好,他们朗诵自己的作品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样子呢?“屈原既放,游于江潭,行吟泽畔,颜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”——屈原在月下楼头或汨罗江畔诵读《涉江》时是什么神情呢?陶渊明在南山脚下草盛豆苗稀的田间诵读《归去来兮辞》会是怎样的手舞足蹈呢?还有苏轼,我幻想过多次苏轼泛舟于赤壁之下:
        
        “白露横江,水光接天。纵一苇之所如,凌万顷之茫然。浩浩乎如冯虚御风,而不知其所止;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。”
        
        ……
        
        “寄蜉蝣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;挟飞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长终;知不可乎骤得,托遗响于悲风。”
        
        如果苏轼在月下的长江边上,喝醉喝到微醺,一时兴起,忘乎所以,放声诵读他的《前赤壁赋》和《后赤壁赋》,那将是怎样的一种豪华和奢侈?唉!可叹、可惜,没有那种福分,也只能是想想罢了。
        
        0呜呼,古今汉语言文学之美,岂是我这种笨蛋能言出其万一呀!
        
        十月二十一日,绵绵秋雨于家中


      本文网址:未知

      上一篇:人一辈子最好一直往好的方向发展吧
      下一篇:治国和平天下的事情这辈子就不用想
      服务四十八小时到位处理,终身负责维修并提供终身免费技术服务。
      企业:香港红鹰心水论坛 版权所有©福建省莆田蔬菜配送有限公司